经常会和客人进行如此的互动

2021-01-04 12:27

同时,每个店面配备的男子就专门负责盯梢和跟踪,谨防有警方发现派人进店进行侦查。王安、杨磊、梁贤惠负责各个门店每笔上1000元收入的转移,一旦那家店收入上千,就由王安、杨磊和梁贤惠立即转移。杨豹则专门负责各个门店纠纷的调解,一旦事主发现被盗,经过培训的按-摩女都会“打死不认”和“装哭、装无辜、装委屈、装可怜”,随即赶来的杨豹充当老好人,自认委屈以赔钱了事。

张某眼见老板甚是耿直,便答应下来。回到所里,出警民警将警情汇报给了分管刑侦的副所长周刚。周刚却突然意识到,这已经是今年的第3起类似警情。他急忙查阅报警记录,同样是在建新村按摩店,也是因为按摩后发现现金被盗。这会不会是带有系列或者职业性质的团伙作案?周刚将案件情况进行仔细梳理,并报告给了九龙坡区刑警支队。

为了进一步探明虚实,警方对按摩店展开了秘密侦查。警方发现,这三个按摩店都是上午10店以后开门营业,下午四五点就关门。这与正常的按摩店作息规律并不相同,晚上正是按摩生意最好的时候,他们为什么反而不营业呢?

3月27日凌晨5时许,九龙坡警方集结100余名警力,对白市驿镇的中林饭店、驿奥宾馆和十字路口招待所实施集中抓捕。现场抓获犯罪嫌疑人员41名,截至3月30日,已有16名女子、10名男子因为涉嫌盗窃被警方刑事拘留。

警方对按摩店工作人员进行跟踪发现,这些按摩店一般配有四五名女子和两三名男子,都租住在白市驿镇的中林饭店、驿奥宾馆和十字路口招待所。并不相干的按摩店工作人员租住在同一家宾馆,这更引起了警方好奇。通过查阅酒店宾馆的开放记录,让办案民警更加惊讶的是,这伙人清一色全是陕西安康籍。

警方表示,该团伙盗窃对象专门针对单身男士,并用暗语勾连,专在按摩时行窃,专挑受害人防范意识低的时间段。为此,警方提醒广大市民:一是按摩请到正规场所;二是有条件的场所随身贵重物品一定寄放前台,随身携带也要贴身放置;三是最好是呼朋引伴,大家相互有个照应;四是按摩时一定提高警惕,谨防按摩人员用毛巾或者衣服覆盖被按摩者头部;五是一旦发生纠纷立即报警。

通过长时间的跟踪调查,盗窃团伙的四名骨干成员王安、杨磊、杨豹、梁贤惠浮出水面。警方发现,王安的妻子朱学勤负责承租门面开店和培训管理按摩人员,并发给大家每天20元的生活补助。各按-摩女按盗窃所得的10—15%进行提成。

就在警方秘密侦查时,又一起位于沙坪坝区山洞镇的报警让民警更加勒紧了神经,这次客人遗失了3500元,而按摩店以退还按摩费并赔偿1500元和受害人达成和解。一起又一起类似的警情让更加深信,这是一个有组织、有预谋的盗窃犯罪团伙,而且窝点并不止于警方已经掌握建新村、靖龙路口、铁厂等地。九龙坡警方再次增加警力投入侦查工作,对前期线索进行重新梳理。按照已经确定的落脚点和嫌疑人进行分头跟踪和明确,山洞、靖龙龙口、铁厂等八个按摩店的位置逐一明确。

此外,每个按摩店由4至5名女子进行按摩,每个客人按照每小时30元进行收费。期间,一名女子负责按摩,另一名女子偷偷进屋实施盗窃。为了让盗窃更加隐蔽、更加具有针对性,他们还形成了一套暗语。“背部重不重啊?”指的是:现金放在上衣口袋里;“按腰重不重啊?”指的是:现金放在裤子的屁股兜里;“按头重不重啊?”指的是:现金放在衣服或者包里,在旁边放着呢;“按肚子重不重啊?”指的是现金放在裤子前面的兜里。

2013年3月2日,九龙坡区公安分局含谷派出所接到一起纠纷的警情,事主张某在含谷镇建新村一按摩店按摩后,发现自己有400元钱不翼而飞。接到报警后警方迅速赶到现场,张某正在和为其按摩的小姐争执不休。这时,一位老板摸样的男子走了进来,向负责按摩的女子询问了几句后,对张某说:“兄弟,我们是外地人。出来混口饭吃不容易。既然你钱丢了,我们也自认倒霉,按摩费不收你了,我再赔你200块,怎么样?”

此外,警方还呼吁有过在按摩时财物被盗经历的市民即刻到九龙坡区公安分局含谷派出所报案。

人民网重庆3月31日电(记者 魏一东)“背部重不重啊?”、“按腰重不重啊?”......按摩店的技师在给客人服务时,经常会和客人进行如此的互动,看似平常的对话,却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变成相互之间的暗语,等按摩结束,客人口袋里的钱财,就不声不响的消失了。近日,重庆九龙坡警方成功捣毁了8个以低价按摩为诱饵,对消费者实施盗窃的按摩团伙,抓获41名犯罪嫌疑人,涉案金额达40余万元。

警方通过初步查证,建新村的无牌按摩店,在靖龙十字路口、铁厂附近都各有一家,外观相似,很可能存在某种联系。